聯系我們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扶貧專欄 >

再回黃家溝

再回黃家溝

體系管理部 王淘

2017715號,離開黃家溝快一年的時候,跟隨公司重返黃家溝。再一次,黃家溝給了我特別的熱情,再一次,黃家溝給了我深深的刺痛……樸實與艱辛,熱情與無奈,理想和現實總是像化合物一樣根本無法分離,也總是那么像混合物一樣無法融合。

自從芋家埡隧道通車,黃家溝就不再是溝而是一條省級公路了,但村名標牌還在這里講述著它曾經封閉的歷史。

身后的帥哥是公司資助的大學生錢鍇的爸爸。聽說我來了,他特地請假從西鄉縣的工地趕回來,換上了干凈的衣衫。

這個我曾經的宿舍——第一書記接訪辦公室,煙囪還在,甚至連擋風的紙板都沒有改變。

香菇棒開始排場了!家庭經濟多元化是我在時帶領大家脫貧的理念之一。一年之后再來看,木耳香菇都已經排場了。還是那句話,您的關注就是對黃家溝村的支持,您選擇這里的農產品就是對黃家溝最好的幫扶。

排場的木耳棒已經開始出木耳了,頭茬的木耳質量最好。

今年春天氣溫變化大,野生的蜜蜂人工干預少,損失慘重!


只能把腐敗的巢脾割下來,把蜂槽處理干凈等待來年再用了。

這是我們曾經的戰果,為一個自然村修建的人飲工程,水質水量都很穩定。


給村里的娃兒帶來的書籍、衣服和玩具裝了滿滿46個箱子。

澗槽溝相公山,這里好像還時時回蕩著我們爽朗的笑聲,更留下了我們燦爛的笑容和永久的溫馨……


同志們都想在村委會留個影。身后窗欞上掛的花,還是我去年親手栽下的,今天它們依然在這里安然生長,定然有細心人的照看。


去李海燕家的路還是沒有解決。李家坎,說是個自然村,實際上只有三戶人家,而且有一戶是在這樣的山上。


小雨萱找到了媽媽的感覺。

李澤軒見到了遠在北京的劉阿姨,和媽媽一樣和藹。

去年,阿姨給娃娃捎來的新衣服,我送到門上來,轉眼就又是一年了。


這一家六口,日子過得艱辛。每次從村委會門前過,老婆婆總是熱情地打招呼,這次上門,問我啥時候再來,我說的是“三五年以后吧?”。不成想老婆婆突然哽咽起來,乃至久久不能自已。

公司同事們資助的大學生當面匯報她們的大學生活和學習情況。


小娃兒們唱歌跳舞歡迎我們。看著孩子們整齊漂亮的衣服,我知道,他們是在歡迎遠道而來的客人。


老帥哥大胡子張村長代表全村兒童接受捐贈。每個娃娃都會得到一套四大名著,低齡兒童還有一套安徒生童話全集。

為提高村黨支部為民辦事能力,中心黨委代表趙顯立處長和公司黨支部書記王巧云為黃家溝黨支部捐贈兩臺電腦。程波副書記代表黨支部接受捐贈。


新任第一書記劉家序主持并參與了捐助活動。

接任的第一書記劉家序和同事、娃兒們一起見證啥叫山大溝深。

我們的到來,讓天真無邪的孩子們興奮而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