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扶貧專欄 >

靜靜的待你來

                               發展規劃部  楊芳菲


2016年四月下旬,按照中央國家機關團工委關于走訪調研“駐村第一書記”的工作安排,國防科工局成立了訪談小組。我有幸成為小組成員,并隨之來到陜西省略陽縣金家河鎮黃家溝村,采訪已派駐此地的第一書記——王淘同志。

沿著國道,車行一路暢通,兩側青山層疊,空氣也越來越濕潤。我們抵達黃家溝村委會時已是傍晚時分。王老師穿著一身迷彩服,站在村委會的門前,遠遠地望著我們的到來,臉上掛著他一貫的憨厚笑容。

好久不見,大家分外開心。王老師忙著張羅我們進屋休息,順手端過來一個火盆。“不冷啊,不用火盆了”,局機關黨委的同志擺了擺手說道。“太陽馬上就沒了,很快就用上了”——王老師抿著嘴樂了。我與新聞中心的女記者相視一笑,真的還不冷啊。

我們嚴格遵守吃住在村上的要求,晚飯就在村委會對面的樂樂家里。作為城里生城里長的我,對吃住在農家是頗有一些想象的,炊煙裊裊,大被同眠……真的來到樂樂家才發現,想象和實際還是不大一樣的。

這里的房子既不像北方的東西南北屋,亦不像南方的吊腳樓,它的構造是客廳、廚房、臥室在一層,儲藏室卻在一層半。廚房與客廳間的夾道里有個梯子便是樓梯。一個房間一盞小燈,即便全開了,也覺得是朦朦朧朧的。

聞著陣陣的臘肉香氣,我走進了廚房,郭大姐和樂樂媽正在忙活著:兩口大鍋,一個蒸著飯,一個炒著菜,鍋下的灶膛里火勢正旺,一個我想象中的農家廚房啊!“兩位大姐好,我是王老師的同事,王老師他們在廳里呢,我來看看有什么能幫忙的”?我搓著兩只手跟大姐們打著招呼。兩位大姐愣了愣,“哦,你說王書記吧,沒事,他在我們這都跟自家人一樣,不用張羅,你也快去坐吧,都準備好了,你這城里娃也弄不了我們這飯。”我訕訕的回了客廳,心中還有小小的不適,原來我記憶中的王老師已經變成了他們的王書記,當做自家人的王書記。

農家人是熱情的,好客的,一張小小的桌子上擺滿了菜,香噴噴的臘肉,自家地里的鮮菜,甚至還有過年的年夜菜——燉豬腿。王書記一臉無奈的跟我們說,“你們看,說好讓他們做幾個家常菜,這一桌子又是臘肉又是豬腿的,都趕上年夜飯了。”“王書記,這是你家里來人了嘛,人家還捐助咱們的娃,這點飯菜算啥,吃、吃啊”!樂樂媽笑著張羅著我們。聽著他們說起王書記日常的點點滴滴,看著他們給王書記夾菜,卻只是勸我們多吃,我心里頗為感慨,王淘老師真的是他們的王書記了。

晚飯吃的很溫暖,菜暖、飯暖、心更暖。不經意間,回了下頭,原來我身后是只火盆,不知是哪位體貼的大姐放在我身邊的。山區夜晚的溫度下降很快,我們已經穿上了保暖衣物,但依然不能遠離火盆。現在終于回想起來,王書記傍晚時準備的那個火盆。多么貼心的王書記啊!

晚飯后,我們開始了對王書記的正式訪談。圍著火盆,聊著這7個月的酸甜苦辣,展現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個跟城里不一樣的王淘——黃家溝的王書記。

翻山越嶺了解貧困戶需求,優酷視頻下載養豬技術,幫助貧困戶建立微店,積極申請村委會成為淘寶電商送貨點。一點都不像他在城里時的那個老派知識分子形象。

訪談結束,已是子夜時分,四周一片寂靜,抬頭仰望,漫天的星辰。遠離了城市的喧囂,放下了瑣碎的生活,我們這些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似乎更貪戀這樣的一份寧靜。難怪王書記說起黃家溝村時是那樣的開心,那樣的喜愛,一窩野蘭花,一頭大花豬,都在他的講述中活靈活現。

清脆的鳥鳴,喚醒了我的意識,頭一次嘗試到了被小鳥叫醒,果真比鬧鐘好太多。轉頭看向大被同眠的女記者,我倆都忍不住笑了。都是城市里的獨生女,不想卻在樂樂家的小床上有了如此同床共枕的緣分。忽然覺得這就是小山村吸引我們的地方,安靜的環境,平和的心境。數百年來的小山村就這么靜靜的存在著,滄海桑田,時代變遷,盡管現代文明已在村里隨處可見,但它骨子里的寧靜一如既往。

追尋著古老的遺跡,王書記安排我們早飯吃本地特有的罐罐茶。到了火塘前,我們才知道,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黃家溝村還家家有日夜不熄的火塘。一行人圍坐火塘前,郭大姐熟練的用茶罐和特有的炒鍋,烹制著我們的早飯。火塘的火光映在她滿是笑容的臉上,看得人心里暖暖的。一人一碗滿滿的罐罐茶,一塊發面餅,沒有勺子、沒有筷子,這就是罐罐茶最正宗的吃法。“一只手端著碗,還得拿著餅,這是地道的姿勢。”王書記一邊介紹一邊演示著。他真是適應這里的生活了。我們一頓飯下來,也就剛剛學會如何用餅代替筷子。這頓罐罐茶,恐怕是我此行最有意思的體驗了。

訪談還要繼續,聽著王書記介紹各種扶貧政策,探望了致貧原因各異的貧困戶,真心為他們著急,頻頻生出了捐款的念頭。“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讀了多年圣賢書的我們自是知道的,但怎么做,確是很難。王書記給了我們一個更好的方式,寧靜封閉的大山里有太多寶貝:綠色無污染的野生果品,農家自制的特色美食,這些村民們走親戚都嫌拿不出手的東西,卻是我們城里人的大愛。我們購得了原生態的產品,貧困戶有了脫貧的途徑,雙贏才是可持續的。

又是炊煙升起時,我們也完成了對王書記一天的訪談,在感慨于第一書記政策對于農村基礎工作帶來的改變,對于村民脫貧工作帶來成效的同時,也感慨還能有這樣寧靜的小村莊,可以舒緩我們的壓力,蕩滌我們的心靈。

訪談結束了。我們離開時是那樣的依依不舍。是啊,這個小山村給了我們太多的惦念,不論你身在何方,它就在那里,靜靜的待你來……



                        古老鄉村曾經的輝煌 — 山上的祖屋

                


                               林間午后難得的清閑——書記來家訪了